总裁专访


黄健/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燕之屋董事长、厦门市宁德商会会长

黄健:“头燕”归来

      做企业其实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对黄健来说,他创立燕之屋的品牌历程,宛如一场过山车:体验过登顶俯瞰的豪迈,又从光辉顶点一路下坠,然后再绝地重生。这十七年的磨砺打凿,几经峰回路转的历练,一切舍我其谁的责任和担当,所有丰富跌宕的际遇,某种程度上恰似一场凤凰涅槃般的渐悟,最终在他内心深处安顿了下来,成为他独特涵养和气质底蕴的载现。
 

燕之屋董事长黄健

      “其实人生的波折是一种常态,而企业家精神则是可以持久的。”黄健一语千钧轻带过,简省的言词间透着一股子豁达和大气。数学老师出身的他,性子温和但思维活跃,交流中不吝描述细节,是一种不夸张的健谈。每一个看似简要的回答背后,因为包含着他朴素的商道信念和思想,便有了些四两拨千金的意味。他的语气措辞平和且淡,只有当交谈就一个点深入下去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他内里的棱角和锋芒。
      作为燕窝行业的领军人物,远见和担当,是黄健身上最耀眼的标签。“凡是值得做的事,就值得做好。”他一直致力于高品质燕窝的研究和经营。他推出了燕窝连锁专营模式,并荣膺国家商务部首批前50个备案特许连锁企业之一;他提出了“现点、现吃、现炖、现送”的一站式服务模式;他成立燕窝研究所,拥有目前中国专业的燕窝生产加工基地,被国家多部委指定为境外燕窝生产企业提供参考,堪称燕窝行业的标杆;2012年推出即食燕窝品牌“碗燕”,以“开碗即食”,再次成为燕窝行业新风尚;更值得一提的,是燕之屋参与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供销行业标准《燕窝质量等级》。

 


      当然,这一切的荣耀和辉煌背后,也不免一段沉默的困境小插曲。黄健毫不讳谈2011年的那一场燕窝风波。当时的“血燕”事件,最后被证实了不过一场舆论裹挟下的冤错,但作为行业龙头的燕之屋首当其冲,一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市场遭到重创,也差点将黄健逼至绝境。没有人能理解他以担当的姿态一个人独扛责任时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也没有人知晓他在这场狂风骤雨中选择直面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只默默承担,兀自前行,依然振翅翱翔总在前。

      两年后,当他带着即食燕窝“碗燕”面世时,行业又一次被振奋了。“有时候经历挫折是为了让你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来路,思考一下未来的路该怎么走。”黄健说得轻描淡写,于他而言,长路且行且远,在他心里永远有着最纯粹而有力的意愿。

 

尊享款碗燕

      如果说一个人的成功可以衡量的话,不但要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更应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黄健恰是这样既能抛却失败、又能无视成功的人。大抵也正因了这样一种无为的格局情怀,才成就了他无不为的事业神话,为当代企业家树立了一个王者归来的榜样传奇。
 

 

董事长黄健和丝浓总经理黄丹艳

      一个行业梦想的缘起
      所有的故事都要从1997年开始讲起:
      1997年,黄健自新加坡回国,他从当时沉寂的燕窝行业里嗅到商机,当机立断,创办了燕窝专营企业(厦门市双丹马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产品品牌为SUNTAMA。1997-2002年,SUNTAMA在全国各省市商场和药店开设燕窝专柜,与此同时开设“燕鲍翅馆”,提炼出丰富的燕窝炖制经验。但思路活络的黄健很快意识到,燕窝放在药店销售给消费者的感觉偏药材,其实燕窝应该具有更家常的食用价值,同时这种传统销售模式还忽略了燕窝不同于其他即食滋补品的特性,它还需要清除杂质、拣剔燕毛、浸泡炖制等工序,导致不少有能力消费燕窝的顾客,却因为不易享用而远之。他开始萌生了要把燕窝从商场和药店里分离出来的念头,希望走品牌专营之路。
      就这样孕育了整整五年,燕之屋终于面世。2002年6月,第一家样板店在厦门禾祥西路诞生,正式推出“燕窝出售、燕窝堂吃及燕窝外卖”一站式的服务。随后,黄健在香港、新加坡等地考察相关和相近行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并参加了国际特许与连锁经营大会。通过与业界的交流,黄健逐步形成了自己完整的“燕窝专营”及“燕窝店特许经营”等概念,并提出了集“燕窝销售以及现点、现吃、现炖、现送服务”为一体的经营模式构想,解决了人们吃燕窝怕炖煮麻烦的问题。
      由于走在市场的最前面,黄健的特许连锁店发展得十分顺利。2007年,他的燕窝事业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一年内多了50多家加盟店。就在当年,黄健的新厂也在翔安落成了。
      随着特许连锁店的迅猛扩张,黄健管理加盟商的力度越来越大。2008年,燕之屋特聘香港巨星刘嘉玲女士担任品牌代言人,影视广告由关锦鹏执导、张叔平担纲美术指导,在中央电视台二套持续播出。当时的刘嘉玲刚刚从不丹完婚回国出席现场,吸引了来自全国的各大媒体争先报道。2009年燕之屋又特邀中国话剧艺术家濮存昕作为第二位代言人,实施双明星代言战略,并全年持续在CCTV2投放广告,燕之屋一时名声在外。

 



董事长黄健和刘嘉玲合影 

董事长黄健和濮存昕合影

      彼时的黄健,已慢慢摸索出一套完善体系的运作方案,在每个加盟商终端建立资讯化管理系统,可以完整掌控从仓库到店堂陈列再到销售的资讯全过程;设立全国免费服务热线,24小时为客户和加盟商答疑解惑;运营和督导团队则负责跟进各省加盟店进展,一方面支援加盟商做好各个环节的工作,另一方面,如果加盟商违规销售就坚决取缔。
      在这样良好的发展势头之下,2010年的燕之屋在全国已发展到四百多家门店,遍布全国不同省份的一百多座城市。应该说,黄健真正影响并带动了厦门的燕窝产业与连锁特许经营业,燕之屋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燕窝行业“领头燕”。
      一场冤错风波的背后
      但人生最清晰的脚印,往往是印在最泥泞的路上。
      2011年,一场始料未及的燕窝风波爆发了一场行业危机,负面新闻如狂风骤雨,消费者对燕窝几乎失去了信任,燕窝市场进入寒冬。昔日火热的燕窝工厂也仿佛一下冷冻了。

      追究起来,这场风波始于相关部门对“血燕”产品含有亚硝酸盐的质疑,但事实上当时国家对食用燕窝亚硝酸盐尚无限量标准,风波之后才催生了“生产经营和进口食用燕窝,其亚硝酸盐应当小于等于30毫克/千克”的临时标准。风波期间,黄健还特地到香港请香港科技大学做了一份学术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所有原材料燕窝都含有亚硝酸盐,但经过清洗、浸泡、炖熟等工序,基本都消失无害。只是当时舆论的风潮渐劲,已不容解释。而作为行业翘楚的燕之屋,处于风口浪尖的压力可想而知。
      “那时候为了迎接第六届加盟商大会,工厂日夜加班准备了满满当当一仓库充足的货源,结果受风波影响一下子被积压;市场上不明真相的消费者纷纷要求退款,经销商要求退货;随后一部分加盟商也被迫解约关店……”忆及当时的情景,黄健记忆犹新。
      千万富翁转瞬间负债累累,黄健的人生跌入低谷。“那时候天天失眠,经常晚上睡不着,想着第二天怎么筹钱怎么还钱。”这段刻骨铭心的低谷时光,他一辈子难忘。
      但他丝毫没有想过退缩或逃避,而是毅然选择了直面和承担:
      他把别墅、汽车等都抵押了,准备盖总部大楼的地皮也原价出让了,凑足1亿左右的资金用于货品回收;最困难的时候,他在资金上已经见底了,为了按时给员工发工资,他狠下心决定把150万刚买不久的限量版宝马在二手市场以70万贱卖,之后一位朋友了解情况后深受感动,以120万的交易价格支持他……当时的员工们都记得黄健说过的两句话:“只要有我黄健在,燕之屋就不会倒。”“你们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吧,钱的事情我来解决。”至今说起这些,不少在公司十年以上的员工依然感触很深,眼眶湿润。
      这些段子其实都是从黄健的至交好友口中了解到的。而黄健自己记住的,则是最困难的时候,团队员工、合作伙伴、加盟商等的不离不弃:他本以为员工们可能会作鸟兽散,岂料大家一致支持他,甚至团队的管理层自己开会,主动要求降薪,黄健不同意,最后他们还是坚持自己降薪三个月;常州的一位经销商,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直接打款1000万支持他渡过难关;宁德商会的很多会员都纷纷愿意从资金等各方面来支持帮助他……患难见真情,当时的不少员工和合作伙伴,至今还跟随着黄健,这一铭刻在他创业史上的细小片段,曾一度触及他最心底的感动。
      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段困境,黄健特别坦荡。“我出身教育世家,父母都是当老师的,父亲很小就教育要讲诚信负责任,这是我们的家风。我也是一直秉承这样的家训来做人做事的。所以在这场风波中的一切担当,我都甘愿承受。”这位并不避谈失败的企业领袖,微言却大义。
      如果不是企业家,黄健应该会是一个哲学家。他喜欢用哲学的辩证角度去看待一切问题,包括企业、商道、家国以及人生。所以在他看来,燕窝风波从另一个方面也折射出燕窝被神化和现实的落差,促使燕窝行回归健康之路。
      “燕窝,是东南亚金丝燕吐液筑成的巢。在东南亚,人们建造燕屋,引燕筑巢,在燕子使用完之后,燕窝被采集并进行初次手工挑毛加工。这就好比养蜂,金丝燕白天飞入森林捕虫为食,晚上回屋筑巢。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环保、可持续的产业。即使在最低谷的时候,我依然看好它。但打铁还得自身硬,这样的风波只能说明我们的品质还没做到极致。”黄健开始暗暗告诉自己:接下来要用做药的标准,来做更安全好吃的燕窝产品。
      于是,碗燕应运而生。

 

丝浓总经理黄丹艳及其团队

      一碗赢天下的重生
      燕之屋中国生产基地(丝浓食品),是理解黄健、认识碗燕的另一个逻辑起点。
      这个面积20000多平方米的生产基地,拥有燕窝加工生产线、研发设备和技术团队,已获得包括“燕窝酸的提取”等10项国家发明专利。这里以GMP无尘车间生产燕窝,整个生产流程接近制药的严苛。

 

董事长黄健在实验室

      独立包装的“碗燕”,开碗即食,携带方便,通过专利技术实现了0防腐剂、0硝酸盐、0脂肪。在完整保留燕窝的营养成分的同时,避免了现炖燕窝的繁琐,尤其是消除了自行炖煮燕窝时可能存在的亚硝酸残留隐患,堪称营养、安全、美味、便捷。这正是黄健自“血燕事件”后重振旗鼓、研发的新产品。
      在原料筛选上,碗燕精选东南亚野生金丝燕燕窝,经《原产国属地认证》和《进口产品质量检验检疫认证》,确保原料天然纯正,同时通过完善的燕窝追溯体系,确保每盏燕窝从燕屋到出口,做到盏盏可追溯。
      在清洗、挑拣、干燥等工序上,碗燕标准更是让人惊叹。众所周知,燕窝是纯天然的产物,所以原料上带有较多的杂质,燕之屋为确保燕窝的安全性,拒绝任何化学处理方式,坚持采用传统纯手工的挑拣方式进行清洗、挑拣,且挑拣、清洗过程使用纯化水(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对品质有着更好的保证。甚至在挑拣前,还有技术人员对不同原料进行试验从而采取最佳处理方案,确保燕窝营养成分流失的最小。燕窝原料浸泡后由经验丰富的挑拣人员进行一次挑拣,挑出羽毛、黑点、碎蛋壳等杂质,挑拣后按标准要求将燕窝分成条条均匀的条状,分条后进行清洗漂除浮毛;接着挑拣人员进行二次挑拣和清洗,使燕窝的洁净度达到标准要求。挑拣好的燕窝再采用自然干燥,储存在特殊的环境中待生产,整个工艺参数的特殊设定,都是为了最大程度保持燕窝的营养价值及其原有的特性。
      而在配方及灌装上,碗燕生产线采用全自动灌装装置,车间按照GMP标准建造,整个生产流程严格按照国际食品安全管理体系ISO 22000的要求进行生产和监控,且灌装封口后100%检验,保证碗碗密封性良好及产品的质量安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碗燕不惜成本,只为健康安全,采用欧美婴儿奶瓶级材质,精准投料,一碗足一盏,高温蒸煮、微波炉加热均不会产生任何有害物质。最后采用高压无胶封口,孕产妇及婴幼儿都可以安全服用,121℃高温蒸汽反压,单碗独立蒸煮,从而保证了均衡释放燕窝生物活性物质,锁住燕窝营养不流失。

 

尊享款碗燕礼盒

      不夸张的说,碗燕代表了安全的燕窝产品之一,它是新的国家标准之下的产品,积极重塑了人们对燕窝的理性认知。碗燕一经面世,便得到了消费者和市场的充分认可,销售业绩一路上扬,与此同时,更多的投资者也关注、看好重新崛起的燕之屋品牌。燕之屋及碗燕的品牌广告自7月至12月,先后在CCTV2的《消费主张》、《生财有道》、《经济信息联播》等栏目投放,这个承载着黄健浓郁个人情怀的燕窝单品,正以王者归来之势,重回公众视野。
      2013年,黄健荣膺“2013创业新锐奖”。颁奖的VCR评语指出“黄健先生以一款开碗即食的燕窝,在燕窝行业中激流勇进,打造燕窝品牌。”可谓实至名归。从危机中寻找新商机,这是黄健的智慧。如今的他,距离自己的燕窝王国梦想已越来越近。 

 

     董事长黄健获2013创业新锐奖

   “有些事情的出现,比如跌过的跤、迈过的坎,说到底都是为了在我们的世界打开一扇门,照亮一条通道。门被打开,通道被呈现,生命便可能因此获得新的提示,得以前行。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既要习惯掌声,也要忍得了荆棘。自己生命经历的所有一切都要学会担当,并且感恩和宽悯。”说到最后,黄健淡然一笑。也许尝尽甘苦之后,才能更坦然自若。

      显然,作为亲历见证了燕窝行业兴衰 的“领头燕”,当下的黄健已重振羽翼,伏久高飞。